大文斗作文网 > 初中作文 > 初三作文 > 初三其他 > 初三其他1500字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10篇作文1500字


作文摘要:该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10篇》的作文为初三作文,由作者“gdfgdf65”与大家一起分享,体裁为其他作文,1500字作文,请同学们仔细阅读全文,你觉得作文中哪段或哪句写的最好呢?同时,你发现哪里有错句或错别字吗?请点击这里评论吧!

看图猜成语游戏

篇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100字

导演|李安

编剧|扬·马特尔 大卫·麦基

主演|苏拉·沙玛 拉菲·斯波 伊尔凡·可汗

制片国家/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故事梗概

一名在找寻灵感的作家(拉菲·斯波饰)无意间得知派·帕帖尔(伊尔凡·可汗饰)的传奇故事。派的父亲(阿迪勒·侯赛因饰)开了一家动物园。因这样特殊的生活环境,少年派(苏拉·沙玛饰 )对信仰与人的本性自有一套看法。在派17岁那一年,他的父母决定举家移民加拿大以追求更好的生活,而他也必须离开他的初恋情人。在前往加拿大的船上,他们遇见一位残忍成性的法国厨师(杰拉尔·德帕迪约饰)。当天深夜在茫茫大海中,原本令派感到刺激无比的暴风雨一瞬间就成了吞噬货船的大灾难。只留下派和一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一只鬣狗、一只大猩猩,一匹斑马逃到救生艇上,随后上演了一出海上逃命求生的故事。

经典台词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人生也许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地与他们道别。)

Pi: “Religion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 Writer: “But no room for doubt?”Pi: “Oh yes! On every floor.”( 派:“信仰就像一座房屋,可以有很多楼层、很多房间。”作家:“那有怀疑的空间么?”派:“当然,怀疑在每一层都占了几间。”)

I must say a word about fear. It is life’s only true opponent. Only fear can defeat life.(这里必须说说恐惧,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对手,因为只有恐惧才能打败生活。)

If every unfolding we experience takes us further along in life, then, we are truly experiencing what life is offering...(如果我们在人生中体验的每一次转变都让我们在生活中走得更远,那么,我们就真正地体验到了生活想让我们体验的东西。)

It was a time filled with wonder that I'll always remember.(那是一段充满着奇幻的经历,我会永生铭记。)

影评

希望之船

文|杰森伯恩

我宁可做人类中有梦想和有完成梦想的愿望的、最渺小的人,而不愿做一个最伟大的、无梦想、无愿望的人。 ——纪伯伦

本片给我留下最核心的词眼就是希望。

Pi的家庭是一个新派的印度四口之家,父母合力管理动物园,这既是家庭的经济来源,也是他们两人的追求与爱好,其实这样一个设定已经打破了很多外人对印度的理解和认识,几乎和谐到完美的家庭在不受外界环境干涉的时候可能已经是很多人的梦想了,可惜时光没有给出永恒的安逸。举家迁往加拿大改变了甚至终结了这个家庭的未来。Pi的父亲曾在餐桌上教导Pi“没有选择路又哪来的方向”。他选择了整个家庭的路,充满挑战的洗牌之路,这也与Pi的父母观念出新,不受禁锢有关。他们的信仰何在?Pi的母亲在他们所乘的日本货轮上给出了答案,很传统也很远大,是为了Pi兄弟二人的未来。Pi的哥哥是他最好的玩伴,虽然影片对他着墨不多,但是几个情节的表达也已足够完善这一人物的形象,与Pi从小一同接受母亲的故事,父亲的叮嘱,但哥哥拉维显得更加传统而理性,他爱好打板球,喜欢和Pi打赌,但却没有太多的对新事物的探索欲,可以说他受父亲的影响更大更彻底,相比Pi他能平和地接受搬家的事实,因为他没有太多的在意,他的希望也就没有太大的格局,一定是关于家庭,关于兄弟的。作为兄长,他为Pi提供了一面镜子,让Pi能够通过镜子看到正常的世界,同时也让Pi明白这是平凡,而他,Pi,天生不凡,也要坚持不凡。

Pi的信仰与希望引领了全片,在先后信奉了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后,很多人会觉得这个Pi简直和他的名字π一样无穷无尽,没边没际,对未知的渴求如同圆周率无限不循环地继续着。从小时候接受神话故事,接触宗教信仰,好奇动物园里的动物,亲近自然界电闪雷鸣的各种现象,甚至到后来漂泊大海,他仍然在不停学习手册,虽然这出于求生目的,但也能体现到Pi超出求生的那种乐趣,这源于好奇。Pi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走出非凡的轨迹,接受游泳训练,确保了后来在海上的最基本技能;为了使同学和老师认可自己的新名字,竟然默写出了多达几黑板的圆周率具体值;夜里挑灯看神话故事,从中能够自幻出宇宙的宏伟和深邃,就如同他的好奇心一般无尽;尝试接触孟加拉虎,是抱着做朋友的心态,这是他的哥哥到死也不会想到去做的吧;还有爱情故事,淡淡地留在了Pi的牵挂和记忆里,也成为了他海上历程的独特希望……

救生艇变成方舟,Pi的命运被自己和方舟的其他成员共同牵动。在最多的时候方舟上有5种动物,鼠、虎、斑马、猩猩和鬣狗,它们的存在和消失不断变化着Pi的心境。鬣狗杀死斑马和猩猩,虎杀死鬣狗和鼠,Pi与虎是互为依存的最后关系,他们互为对方的生存条件,影片一个多小时的剧情里,他们的关系牵引了强大的情感曲线和戏剧线索与表达力。其中一幕,在那个神奇的夜晚,通过一组蒙太奇的处理,虎与人的视角在海中各种回忆式的情境里重叠,从虎到人,一次美妙的相交,Pi的希望被逐一交代,他之所以如此坚强,能够承受不凡带来的煎熬,也是因为他的希望是纯粹而丰富的。 END

篇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900字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西班牙作家扬·马特尔的代表作,一面市便惊艳国际文坛,获奖无数,成为畅销书。小说描写一个印度男孩和一只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一起在太平洋上漂流227天后获得重生的神奇故事。由好莱坞华人导演李安执导改编自该作品的同名电影,获第85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最佳摄影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和最佳配乐奖4个奖项。

父亲经营着一座巨大的动物园,那里是我童年和少年的乐园。后来甘地夫人接管了国家,开始实行独裁统治,长期动荡的政局对动物园的生意非常不利,万般无奈之下,父亲只好决定举家搬迁到加拿大。

我们处理掉动物园和所有家当,带上剩下的少量动物,乘坐货船,驶离马德拉斯港口。

进入太平洋的第四天,刚过凌晨四点半,我就穿好衣服,走出舱门,想去甲板上迎接黎明,天上正下着小雨。当我的目光落到桥楼上的救生艇时,发现它们并不是垂直地悬挂着;我用力抓住栏杆,因为船朝左边严重倾斜。

一股战栗迅即传遍我全身。我松开手,一步四级地往楼梯下冲去,刚跑下一层,就发现海水从船底汹涌而来,我慌忙退回到甲板上。那儿有两个船员,我正想问是怎么回事,哪知他们一个一边紧紧抓住我的臂膀,将我扔进船下40英尺的救生艇油布上。

这时一匹斑马以优雅的姿势跳下来,不过它可没落到油布上,而是重重地跌在坐板上,把救生艇都差点砸翻了,它痛苦得尖声怪叫起来。

水里还有个生物,正在奋力挣扎着游向小艇,金黄色的脑袋一起一伏的,我认出那是理查德·帕克。船上有一只救生圈,我用力向它扔去,它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终于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这可是一只足有450磅重的成年孟加拉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救一个多么危险的敌人,猛地一拉绳子,冲它喝道:“快滚开,不许上来!”它的腿用力地踢着。它加快动作,爬上了小艇。它随时都会扑向我的,一想到这里,我的双腿就不由自主地打战。

斑马的一条后腿断了,躺在跌倒的地方,肚子急速地起伏着。依照常规,紧张的环境会使动物变得好斗,理查德·帕克为什么不袭击它呢?答案很快就出现了,那是一只秃毛的斑点鬣狗,约有140磅重,毛色粗糙蓬乱,棕褐色、黑色、黄色和灰色相混杂,丑得不可救药。小艇的空间太小,是不可能同时容纳这两只大型动物的。

大海渐渐平静下来,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亮蓬松的云朵。远远驶来一座由香蕉堆成的小岛,上面载着一只雌猩猩,在一圈金色光晕的映衬下,它就像圣母玛利亚一样温柔。由于它经常流口水,我管它叫橘子汁。

鬣狗围着斑马一圈圈地跑着,似乎永不知疲倦。它突然厉声嗥叫起来,随即向斑马猛扑过去,把头和前腿伸进斑马内脏,活活地吃掉它。鬣狗的凶残行径激起了橘子汁。它举起一只巨手,低沉有力地咆哮起来。

两只动物相距3米,各自声嘶力竭地吼叫着。鬣狗跳过斑马的残躯,朝橘子汁冲过去。橘子汁狠狠一拳击向鬣狗的脑袋,鬣狗被打得趴在地上,叉开前腿,不过仅一瞬间就站起来了,再次冲向橘子汁,在它出手之前抓住它的手腕,然后内行地咬住它的脖子。橘子汁从坐板上摔到了舱底,鬣狗跟它一起滚下去继续撕咬。当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到舱底,发现橘子汁连头都被咬掉了,脖子上还汩汩地冒着血,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由于骤然的变故,三天来,我寝食俱废。我相信小艇上一定备有补给品,于是四处查找。没多久,我果然在艏柱旁边发现一个隐秘的锁柜,里面装着各色食品。

我饱餐一顿,沉沉地睡了一个上午,又从焦虑中醒来。一想到与我同船共度的竟是一只老虎,我就失去了生存的勇气。我用四支桨和一个救生圈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小筏子,尽量躲着这个劲敌。

鬣狗突然高声尖叫起来,忽又戛然而止。它在斑马和橘子汁面前那样凶暴,我没想到它面对更强大的敌人却如此脓包。当理查德·帕克向它扑过去时,它脸上写满了惊恐,连哀嚎一声都来不及,就被对方咬住了脖子。

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冷得浑身发抖,一门心思盘算着该怎样对付理查德·帕克。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炸响:“虽然理查德·帕克很害怕大海,但是饥饿和干渴会迫使它战胜恐惧,游过来抓住小筏子上的食物。至于水,你忘了松达班的老虎能喝含盐的水吗?”我明白,我要想活下来,只有让它活着。

次日是个晴天,我吃完早餐,感觉身体强壮了些,便将小筏子修好,然后开始捕鱼。要知道,一只成年老虎平均每天得吃十磅肉,为理查德·帕克提供膳食成了我的头等大事。

我把鞋子用小刀切成碎块,穿在鱼钩上,哪知不仅没钓到鱼,连渔具都丢了。我爬上小艇,翻找着锁柜,希望能在里面找到鱼饵,却发现理查德·帕克目不转睛地望着我。突然,我的脸被重重地打了一下……我鼓起勇气睁眼一看,锁柜里有一条飞鱼——打在我脸上的不是老虎而是它!

我把鱼捡起来,扔向它。它张开嘴,哪知飞鱼突然转弯,掉进了水里。几乎与此同时,一大群飞鱼从水里猛冲过来,有些撞上船舷,发出噼啪之声。理查德·帕克立起身子,开始阻挡、猛击、狠咬身边的猎物,许多鱼都被它活生生地吞下。

混战结束之后,战果除了我浑身的伤口和青肿之外,还得到许多飞鱼。我用斧子砍下一条飞鱼的头做鱼饵,终于钓起一条三米多长的鳅。但很多时候,我的努力与回报是不相称的,理查德·帕克总是挨饿。

我总不能老是躲着它,应该开辟自己的地盘了。我用海龟壳做了一面简易盾牌,踏在油布旁边的甲板上,轻轻吹起了口哨。理查德·帕克喉咙里发出一声怒吼,便举起一只巨掌,朝盾牌猛击过来。我一头栽进水里,盾牌也沉进了水里。

其实动物并不喜欢以暴力的方式来解决纠纷,因为它们自己有可能在冲突中丧生。我已艰难地与它交涉了四次,直到拿出第五面盾牌,它才甘拜下风,承认我是小艇上的老大。

随着维持生命的口粮日益减少,我也严格控制自己的摄入量。就在这时,在无边无际的太平洋上,竟然会出现一片森林,那浓密的枝叶令我感到心旷神怡。可惜它们并不是长在土壤里,而是漂浮在水中。有一种管状水草错综复杂地绞在一起,很容易拽断,我舔了舔它的横截面,内壁的水是淡的!我将内管与外管分开,然后双手并用,使劲往嘴里塞,一直吃到走都走不动为止。

岛上还生长着成千上万只沼狸,它们对我毫无惧意,像是农场的鸡。

因为这些,我和理查德·帕克都恢复了活力。我本打算在此地度过余生,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小岛深处长着许多高大茂密的树木,我发现其中一棵树上似乎结有果子,便将它们连枝叶一起折下。我拿起一枚,像剥洋葱一般,剥了一层又一层,里面的东西终于露出来,竟然是一颗人类的牙齿!我扯开其他果子,每一枚里面都包裹着一颗人类的牙齿,整整32颗!我明白了,这些树是食肉的,一旦人死亡后,树就会将尸体慢慢包裹起来,汲取其中的营养,直到骨头,甚至牙齿都消失。

我在船上备足了淡水,还像骆驼一样喝足了水,又把小艇装满海藻,等理查德·帕克回来之后,我将小艇推下了水。我不能抛弃理查德·帕克,离开它就意味着杀死它。

当小艇漂到墨西哥海滩时,我们已经非常虚弱了。我从船舷爬起来,蹒跚着走向岸边。就在那一刻,理查德·帕克仿佛一道毛茸茸的彩虹从我头顶上方飞过,然后跌进水里;它又跳了几下,才落到沙滩上。它目不转睛地看着丛林,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向前走去,从我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

我在海上共漂流了227天才获救,那段时间宛如一场梦,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它,更不会忘记我的那个伙伴——理查德·帕克。

(图/点点)

篇三:再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300字

摘 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去年大热的一部浙江师范大学电影,在国内国际上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导演李安也因此再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这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导演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而对于我们华人能两次获奖更是一个不小的神话。那么这部电影到底有什么能打动全球的影迷的心呢?

关键词:少年派;智慧;勇气;信仰

作者简介:崔勇,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广播电视艺术学2011级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3)-11--01

记得第一次看李安的《少年派》时内心澎湃不已,在电影放映时就一直忍不住地说这电影太好了,太好了。除了超炫的3D画面和过度及其自然的剪辑之外,我在边看边思考电影到底想传达给我们什么?或者说我从里面看到了什么。但由于李安的电影注重人文内涵的传达,在一时间难以全部消化,所以我选择在网上再次观看……

为了把故事尽量交代清楚,《少年派》的叙事上采取了一种简单的套层结构,外层是成年派向一个小说家讲述少年时代的故事,里层便是具体的故事内容,夹层中的是成年派的画外音。

派与老虎“帕克”的第一次见面在父亲的动物园中,天性善良的派凝视着帕克,坚信它不会伤害自己,但派给它喂食的举动被爸爸以及全家拉住,并以“羊入虎口”的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派老虎是多么的危险。派与帕克多年前的一次交流以帕克惊慌逃窜中断。而后,举家搬迁的派一家在大海上遇到了风暴,他被狂风卷落到大海中。在那汪洋中的一条船上,派先后看着豺狼把斑马和猩猩吃掉,但任凭外面野兽厮杀,老虎都一直没有从船里走出来,当这些动物都死了之后,老虎才叫嚣着从中跑出。就这样派和这只老虎开始漫长的海上漂流。在此过程中派用他的信仰、智慧、勇气在这场人兽大战中存活并最终得救的故事。

除了这些表层的叙事之外,我想导演真正想传达给我们的还有以下几点。

一、对生命的尊重

也许是男主天性善良,也许是宗教信仰,也许是他动物园背景的家庭让他充分尊重每一条生命。在他和很多动物在一条小船漂流 时,他为斑马和猩猩被猎狗杀死而感到愤怒,最终决定要杀死猎狗,要知道一开始他可是由于胆怯爬到桅杆上躲避猎狗。在对对他生命造成最大威胁的老虎,他对生命的尊重和善良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在经过和老虎一系列智斗以后,由于食物的短缺老虎跳进海里捕鱼,男主趁这个机会上了小船,如果他持续不让老虎上船这样他的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但在最后时刻,他还是决定要救这个对他生命造成的最大的威胁的“朋友”。尽管小时候在动物园的事使他有了阴影但他还是相信老虎有自己的灵魂是他的朋友。在他意识到漂浮岛的危险时也并没有独自离开而是把他的“好伙伴”叫上一起上路。也正是由于这只老虎的存在,让男主从和它一开始斗争中加强了对生存下去的斗志,从驯服它中得到了满足感。这对处于绝望边缘的人是至关重要的。慢慢的,这对曾经的敌人成为朋友,也使得男主在漫无边际的海上不那么寂寞这对生存也非常重要。到最后老虎离他而去,男主痛苦地流泪。还有在途中在用斧子砸死一只鱼后,男主对这只鱼表达了歉意。在漂浮岛尽量不去踩地上的动物这些细节都充分显示出他对任何生命的尊重。

二、智慧与勇气

这不必多说,故事的大篇幅都是讲述主人公和一只老虎单独相处在一只船上,既要面对独自漂浮在大海上的种种困境,还要时刻提防身边的老虎会吃掉他的危险。主人公利用自己的智慧与勇气由开始的惧怕老虎到成功驯服老虎最终生还的故事。比较典型的情节是主人公意识到自己如果不喂鱼给老虎吃,自己就会有被吃掉的潜在危险。(如果换作是我肯定会自己捕鱼吃,盼着老虎快点饿死,结果被老虎吃掉。)在遇到飞鱼迁徙时,他和老虎同时想吃船上一条大鱼,之前的他已经初步实现了对老虎的控制,并通过自己武力恐吓成功把老虎吓退,实现了从弱者到强者的转变!这一点容易被忽视,但对一山不能容二虎的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没有这一步,就不会驯服老虎,使自己的生命彻底得到安全保障。

三、意志力

不得不说主人公的内心真的超级强大,身为一个家庭中最小的孩子应该是得到最多溺爱的。尽管不得已离开深爱的家乡和爱人,而且在途中遭遇到如此大的灾难,亲属全部遇难,自己和老虎漂浮在大海上。但主人公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对生的渴望,独自忍受了无数在海上漂浮的日夜,此时的他是有多么思念他的家人和故乡又是怎样的无助与恐惧。在解决了吃喝等生存问题后,他曾发现过船的踪影,信号弹和狼烟燃起了他的希望,可是剧情发展不会这么顺利,他并没有被人们发现。就像我们在沙漠中终于看到了绿洲,却发现那是海市蜃楼。试想一下那是多么致命的打击。但他并没有消沉,依然用他笔在不停的记录着这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

四、信仰的力量

这也是我觉得众多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当男主孤身一人被风浪打到大海时他向他的真主祷告,他相信他上帝可以带他生还,才有了在自己搭的漂浮物上看着救生手册那句“永远不要绝望”,才有了后面那些奇遇。在他饿到极限的时候捕获了一条大鱼,他做的第一件事仍然是感谢上帝的恩赐。在后来的漂浮岛他发现了人类的牙齿,意识到这座岛有危险不能长久留在此地,做的仍然是感谢上帝。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主人公是印度人和开头介绍他复杂宗教信仰原因之一。信仰是根本,没有信仰也就没有上面所讲到的他善良的人性,对生命的尊重,他的智慧、毅力、勇气等等。是信仰一直支持着他,从如此险恶的环境重返人间。其实我觉得这片子特别适合中国人看,因为国人大多缺乏信仰……正因为没有信仰才更愿意相信依靠金钱的力量吧。

结语:

如果说看懂电影是要看懂这部电影的主题或者是想表达的概念,然后再看懂电影中的大故事到小故事的话,不知道我算看懂这个电影了么。当然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从这部电影里看到的东西不会都一样,但看过之后都会觉得让人意犹未尽,从中有所收获就是这部电影的成功。

篇四: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5600字

台湾李安导演,荣获第85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最佳摄影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和最佳原创音乐奖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真是值得一看的电影。

一是影片的奇幻色彩别有意味;二是影片借“奇幻”故事对理想与现实关系的探究,耐人寻味。

首先,电影是从“杂耍”进入艺术领域的,“奇幻”应该是其最初的本质。1895年,法国卢米埃兄弟拍摄的《火车进站》就是以“活动摄影”(cinematogrphy)开创了“电影”这个在当时极为崭新的艺术门类的。其富有“杂耍”性质的,火车冲向观众的“奇幻”效果,吓得观众几乎惊惶四散,逃出放映场。

当然,能有这样的效果,也同这种“活动摄影”的另一个特点——空前的纪实性不可分割。也就是说,因为是活动的画面,所以能够眼见为实地反映真实的生活原样。

从此,由他们所发明的“电影”不但在杂耍式的,不无理想色彩的“奇幻”中,给观众以好玩的娱乐感,在人类纪实工具的发展史上也展现出了划时代的实用意义。

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正是电影的这两个基本特点的充分发展和完善。

这部影片是根据扬·马特尔获“布克奖”的小说改编的,讲的是一个生于印度,同时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少年——派的海上遇险以及获救的经历。派的父亲经营着一个动物园,派从小就希望与其中的一头老虎亲近。在派十几岁举家迁往加拿大的途中,所搭乘的日本货轮遭遇了暴风雨,在海上沉没了。

在这场灾难中,派的家人全部遇难,只有派侥幸落在救生艇的舱盖布上得以生存。与他同处一艇的还有一条鬣狗、一只断了一条腿的斑马、一只母猩猩,以及一只成年孟加拉虎,名叫“理查德·帕克”。

在漂流的最初几天里,鬣狗咬死了猩猩,吃了斑马,老虎又咬死了鬣狗,只剩下派和老虎相处。经过斗争,无法战胜老虎的派,选择与它一起漂流。

在茫茫大海中,他们漂流了几个月,派收集淡水、捕鱼、捉虾……尽力喂饱了老虎,也让自己活了下来。此间,派和老虎还遇到了一个无人的,会因为酸潮“吃掉”动物,只留下人牙的“食人岛”……最后,他们终于在墨西哥的海滩上获救,而那只老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原始森林里。

后来,保险公司为了给派赔偿,让他讲述生还的过程,派讲了这个故事,保险公司的人认为不可信,要他另编一个更令人相信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涉及到杀人和吃人……

在原小说中,有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就是李安在影片中作为主体讲述的。

第二个故事是李安在影片中用台词陈述的:派、其母亲、水手和厨师登上救生艇。水手受伤很快死去。厨师将其吃掉。派不小心放跑了一只海龟,被厨师殴打。其母亲与厨师争执被厨师所杀。厨师把派母亲的尸体扔进大海喂鲨鱼。派出于愤怒杀了厨师,吃掉了他。

在这个故事里,各种元素和第一个故事里的要素,所做的对应是比较完美的:

母亲相当于猩猩;厨师相当于鬣狗;水手相当于斑马;老虎相当于派。

可是保险公司的调查员发现了破绽:

首先,是香蕉。当派讲述第一个故事的时候,说猩猩是坐着漂浮的香蕉而来的。保险调查员指出,香蕉不会漂浮。当派讲述第二个故事时,对这个细节居然没有修改,派仍旧坚持说妈妈是坐着漂浮的香蕉来的。

这就向观众表示,这个故事是不真实的。

其次,是派的妈妈的下落。厨师是一个对食物很认真的人,他会吃老鼠,会把水手杀掉用肉做鱼饵。对他来说,每一块肉都是极其宝贵的。可是妈妈死后,厨子没吃掉她,却将她扔到海里喂了鲨鱼。这显然是一种浪费,尤其是厨师已经吃过水手,对他来说,“吃人”的心理障碍已经消除,没理由会这样浪费食物。

这就向观众暗示,问题出在派的妈妈的下落上。

第三个故事是:派为了生存,吃掉了被厨师杀掉的妈妈。

这个内容在第一个故事中,对应为:派俯瞰海底,先是鱼形成莲花,然后又变成母亲的容貌,最后叠加到了沉船上。以及泛起酸潮——胃酸的“食人岛”。

李安在介绍自己的影片时,曾经说起过,小说的结尾有一些很血腥的成分——人类自相残杀的描写,电影中会删减这些段落。他认为:因为书是读的,电影是看的。我虽然忠于原著,但电影毕竟是电影。我在电影上不好做这个东西,感情上没有办法处理,于是我只用一个看得见的派来讲这个故事,作为一种辩证的处理。

这个李安的“辩证”,就是指实用与理想的关系。

在目前放映的片子里,观众只能看到第一个故事。第二个故事一个镜头也没有,第三个故事则只是暗喻加上台词。可见,李安在处理小说素材,使之成为自己的电影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或者,对第二个、第三个故事他也曾经拍摄过,但最后还是舍弃了。

那么,他所取舍的原则是什么呢?是实用和理想间恰当的,不无辩证的协调吗?

需要说明,这里的实用,指的是实用主义,理想指的是理想主义。前者的特点是不相信规律,只受实惠、利益的左右,只讲效果;而后者是追求信仰,坚持原则,重视看似虚无的,属于精神领域的那些东西。

不言而喻,孽海求生是理想主义的;而吃人活命,就是实用主义了。

按照小说来说,实用主义的杀人、吃人是不得已,从而得以完成求生的理想主义任务。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不择手段的杀人、吃人,是必然会留下恶果的,最终必然会伤害到生存理想实质性的成果。比如,吃了妈妈,终生后悔,见不得人,其痛苦生不如死。

因此,李安做了艺术处理:

影片淡化了杀人、吃人,只用了对母亲的,海底生莲的,具有绝望色彩的深切思念,加上“食人岛”,来暗示可能是儿子吃了母亲。

当然,李安也并没有粉饰孽海求生的困境,他用了象征人类胃酸的“酸潮”来隐喻吃人。或者,这可以被看作是实用与理想的恰当配置,在艺术上得到了辩证中的协调。 就李安本人的经历而言,他就有点像派:

1978年,数学考试得过零分,高考两次都落榜的李安,从“国立艺专”戏剧电影系毕业后,要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攻读戏剧系,遭到当时做中学校长的父亲的强烈反对。父亲给李安算了一下成才比率:要和5万个人争夺200个角色,加上还有语言、国籍等等障碍,前途实在非常渺茫。

但24岁的李安还是毅然决然地登上了远赴美国的飞机。

这,难道不像派的“孽海求生”吗?

此后二十年间,李安与其父亲的谈话没有超过一百句。

2006年,李安凭《断背山》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领奖时,他提及因筹备拍摄,未赶上回台湾见父亲最后一面,曾几度哽咽。

这虽然不像派吃了妈妈的肉,却真的是吞下了父子之间的爱。

在此期间,李安还多年因没能找到一份与电影有关的工作,不得不赋闲在家,靠仍在攻读伊利诺大学生物学博士的妻子林惠嘉微薄的薪水度日。

为了缓解内心的愧疚,李安每天除在家里大量阅读、大量看片、埋头写剧本以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每到做完晚饭后,他就和儿子一起兴奋地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

李安偶尔也帮人家拍拍小片子、看看器材、做点剪辑助理、剧务之类的杂事。他有一次去纽约一栋很大的空屋子里,去守夜、看器材。

回忆起这段生活,李安至今仍然十分痛苦,他说:我想我如果有日本大丈夫气节的话,早该切腹自杀了。

就这样,在拍摄第一部电影之前,李安窝在家中当了6年的“家庭主男”,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其丈母娘曾经说:你这么会烧菜,我来投资给你开个馆子好不好?

若非妻子林惠嘉鼓励李安坚持理想,或许李安真的就去开馆子了。

应该说,李安在这个阶段,为了“孽海求生”,是吃下了妻子的心血与汗水的。

直到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李安还在“吃人”,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他在影片首映时,在北京对观众说:有一段时间我想做“烈士”,拍一部最贵的,能名留青史的艺术片。

他强调:这部电影不只具有娱乐性,也希望观众看到它的思想深度。

他说:因为投资实在太巨大,自己心里其实也有负担。投资在二三千万以内的东西,我可以随便拍,我本身有这个市场价值。我的资质可以顶住某一个价位,甚至,可以超过过去价位的好几倍。目前为止,我只有两部电影有过商业压力,一是《绿巨人》,另一部就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李安说:电影投资公司也很紧张,我口头上形容影片效果的时候,他们都会觉得很兴奋、很想砸钱,可是我说我有思想要放在电影里面讲的时候,他们就会紧张——这个东西怎么卖呀?尤其《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在探索人的幻觉是什么,电影本身就是幻觉,怎么在幻觉里面再探索,如何从幻觉里钻出来,这让他们很紧张。

李安说:电影公司为了稳妥起见,希望他按照好莱坞娱乐大片的模式来运作,放弃艰难高深的哲学探讨。不过,李安坚持:我来拍片,我要对得起原著,对得起观众,不能把作品肤浅化。

他说:我希望商业和艺术能够达到很奇妙的平衡。

他还说:有一段时间我很想做“烈士”,拼了,我就艺术到底,拍一个最贵的艺术片,能够名留青史的。在我的内心,艺术良心跟商业压力、读者的期待、我本身的满意度,还有电影公司的一些“卖座公式”纠缠在一起。对我来讲心灵的折磨非常大,有时候也会觉得,不如像“派”那样跟老虎漂过太平洋,管他哪天到岸。

在这里,李安提到了“人的幻觉”,其实,他指的就是“理想”。

求生的理想,通过宗教和生活苦难的磨练,在精神上得到新生的,离开根植于本能中的兽性的理想。

这些,在该影片中分别对应的是:

派对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探究和稚气未脱的崇信;其在大海上,面对雷鸣电闪中,仰天对上帝的呼吁、祈祷;对海洋深处的观察,对海天一色,点点繁星从夜空闪烁到海底的幻觉,包括见到莲花和妈妈的幻像;以及其与兽性十足的老虎的交往、共生,甚至搏斗;还有对“食人岛”的迷恋与幻灭……

最后,是那只代表兽性的老虎,头也不回地离去,宣告其理想的完成。

在此过程中,派和李安都是用尽了实用主义手段的:

派按照说明书,认真地扎排子,使自己飘在救生艇之外,是为了躲开老虎,求得安全;李安的认真做家务,提高厨艺是为了安抚养家的妻子,以求生存的平衡;派给老虎喂鱼、喂水,是为了与老虎共生、作伴;李安给儿子讲:我们要等“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难道其用意不也是相同的吗?

事实上,李安就差没有真的去开馆子了,否则,他就有可能被淹死在生活的大海中,成为“食人岛”上那一颗小小的、包在莲花中的人牙了。

其实,在真实的生活中,有智慧的人都知道:面对人生,在宏观的方面,我们必须坚持理想,做一个理想主义者。但是,在面对具体的事务时,不做一些实用主义的妥协,则是不现实的,是难以保持对理想的追求,从而得以较为完善的达成的。正所谓:既要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

以李安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为例,他如果不追求其思想上、艺术上的理想,没有原则,也许早就放弃拍摄,或者拍出一部肤浅的烂片了。但是,如果他只是简单地坚持原则,不在具体的拍片手段上,做实用主义的努力,则影片也许就无法完成。

对这部影片的拍摄,李安说,最难就是大海,它是不可能真的在海上拍摄的,所以:

我在台中找了废弃的水南机场,把机库变成了摄影棚,把一条跑道变成了存放容量6,750吨的水箱的地点,盖了一个75米×35米的大水池,这边造浪、那边消浪,营造不同的浪型和起伏,使它在镜头里看上去像真的大海……

可想而知,如果对此没有实用主义的态度,光凭理想,非要在海面上拍摄不可?那么,要么就是拍出来效果不好,要么就是根本拍不成功。 同样,用苏拉·沙玛,这个没有表演经验的新人扮演男主角“派”,也不能算是理想主义的。如此大的投入,寄如此大的希望,一般的导演都会请著名的一线大演员担纲。但是,李安却非常实用地反其道而行之,请了一个新人。他说:

我遇到这个小孩很有福气。他很有灵气,甚至不做什么也会让你好奇。他像是一个小活佛,只需要你把他点醒。

这话说明,他当初是冒险的,对苏拉·沙玛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李安还说:这个小演员三个月没有发过脾气、没有受伤、没有生病,资深的演员很难有这样的表现。

可见,在他的理想中,资深的名演员依旧是标准。

最有趣是影片中的老虎。李安说:

拍动物比较难,我们有四只老虎在片场,但是很多镜头都是用数码制作的。

如果李安以一种理想主义的态度对待影片,要求非拍真老虎不可,其效果,必然会不如现在呈现在银幕上的。

李安还说:我还学习了这些老虎的个性、行为和举止。我怕特效公司的人把人的意志注入到里面,按照中国人的思维,要他们学会“天人合一”的思维,尊重老虎原有的样子。

显然,这里“把人的意志注入老虎”是理想主义的;而“尊重老虎原有的样子”则是更为具有实用主义精神的。

包括李安将影片的拍摄地点放在台湾,也是非常实用的。因为对台湾来说,他是本地人,许多影人都是他的朋友,更容易得到帮助。反过来,他也能以自己的工作,为台湾的经济作出一些贡献。

或许,扬·马特尔和李安都有理想与现实应辨证协调的认识,所以,他们给那头飘洋过海的孟加拉虎起名叫“理查德·帕克”。这个名字是一桩真实的吃人船难故事中,十七岁主人公的名字。

1884年,英国“木犀草”号游船沉没,四名船员被困在南大西洋上。漂流中,三名成年船员理性泯灭,杀死了生病的理查德·帕克,分食他的肉以求生。

获救后,杀人、吃肉者被送上法庭。法庭发现,无论是基于法律先例,还是基于伦理与道德,在普通法上,根本没有任何针对谋杀指控所涉及的危急状态的辩护理由。

经审理,被告中的一人因为当时没有同意杀人,被免于起诉。

另外两个杀人者,被法庭依法判处死刑,但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建议予以宽赦。

最终,女王将刑期减至六个月监禁。

最有意义的是:由此案确立了一个普通法的先例,也就是:危急状态无法构成对谋杀指控的合理性抗辩。

在英语世界里,此事非常著名,“理查德·帕克”这个名字和海难联系在了一起,意味着漂流中的,为了救命的,实用主义式的自相残杀。

实用主义在此被人类社会所否定,彰显了理想的文明基础。也就是说,哪怕是为了生命安全,这样高尚的目标,追求生存这样无可非议的理想,还是要讲究手段的。不管不顾的只要“抓住耗子”就是好的,有可能带来最坏的规律性的结果和法律的制裁。

犹如今天我们的生存环境、自然生态、经济形势,直至文化状况,全面的,为了短暂物质利益所带来的,全面的破坏,是绝对难以得到修复,而且,迟早要被追究责任的。

无疑,我们应该吸取教训,学会用智慧烛照理想,以聪明把握所面对的实用需求,以便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负担着历史重任的,壮丽的“中国梦”。

篇五:《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7200字

圆周率π是一个无理数。相传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Pythagoras)的希帕索斯(Hippasus)最早发现正方形对角线的长度是一个无理数,与其学派一直秉承的“数(编注:有理数)即万物”的基本哲思相悖,因而惨遭灭口。然而他的理论并没有因此消亡,客观存在的无理数逐渐为人们认可,其中就包括神奇的π。这些填满了实数(编注:包括有理数和无理数)轴上不可度量的“孔隙”的神奇数字毫无规律、永无止境,创造了自然科学领域的新变革。

Pi是一位少年。Pi得名于π,他的价值观也受到如无理数一般神秘力量的冲击。他在南太平洋的海面上经历了一段永生难忘的漂流生活,为了求生不得不一次次突破底线,做出令自己也难以置信的事。在这段风雨飘摇的历程中,他绝大多数时候只有一头饥肠辘辘的孟加拉虎为伴。Pi最终获救,然而曾经平稳有序的生活已然面目全非。Pi最终懂得了什么?

缘起何处

午后阳光灿烂,成年后的Pi和慕名前来拜访他的作家悠然谈起自己的童年。Pi本名Piscine Molitor Patel,他的名字源于法国的一个游泳池Piscine Molitor,而他从小就接受游泳训练,冥冥中仿佛与水十分有缘。由于Piscine的发音与“pissing (小便)”十分接近,Pi在小学时总是被同学们奚落,于是在上中学的第一天,他决定用自己的“行为艺术”来解决这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

Pi: Good morning, I am Piscine Molitor Patel, known to all as [在黑板上写下Pi] Pi. The sixteenth letter [边说边在黑板上写下了圆周率符号π] of the Greek alphabet (字母表), which is also used in mathematics to represent the ratio of any circle's circumference (周长) to its diameter (直径), an irrational number (无理数) of infinite length, usually rounded (四舍五入) to three digits (数字) as 3.14. [指着黑板上写下的Pi接着说道] Pi.

每节课点名时,Pi都要跑到讲台前发表这番演讲,直至在开学当天的最后一节数学课上表演了默写圆周率的“奇功”、成为校园里的传奇后,他才终于让同学和老师记住了这个新名字。除了父亲经营着一座动物园,Pi的童年经历和很多同龄人没什么不同,然而他在少年时代却有过一次奇特无比的经历。而这似乎也是这位作家此行的目的。

Writer: [对Pi讲述的成为校园传奇的故事笑了笑后说道] Mamaji (Pi父亲最好的朋友) tells me you're a legend among sailors, too. Out there, all alone.

Pi: Oh, I don't know even how to sail. And I wasn't alone out there. Richard Parker was with me.

Writer: Richard Parker? Mamaji, he didn't tell me everything. He just said I should look you up when I got back to Montreal.

[作家告诉Pi自己在印度一家咖啡馆里认识了Mamaji,经由介绍便慕名前来]

Pi: Well, I haven't spoken about Richard Parker in so many years. So what has Mamaji already told you?

Writer: He said you had a story that would make me believe in God.

Pi: [笑道] He would say that about a nice meal. As for God, I can only tell you my story. You'll decide for yourself what you believe.

众神的信徒

Pi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印度得天独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生态孕育出了众多宗教共生的土壤。生长在这个环境中的Pi养成了惊人的宗教观:“Faith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他先后皈依了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种宗教:对印度教的信仰来自母亲Gita和周围人们的熏陶;对基督教的信仰则源于哥哥Riva的一次恶作剧,Pi阴差阳错地闯入教堂,却在和牧师的讨论中体会到了基督教义的奥妙;不久后,受到伊斯兰教宗教仪式的感召,Pi又开始信奉真主阿拉。而Pi的父亲Santosh对Pi皈依诸多宗教的行为不予赞同。Gita和Santosh为了Pi的信仰辩论起来,而这也是感性与理性之间的辩论。

Santosh: You cannot follow three different religions at the same time, Piscine.

Pi: Why not?

Santosh: Because believing in everything at the same time is the same as not believing in anything at all.

Gita: He's young, Santosh. He's still finding his way. Santosh: And how can he find his way, if he doesn't choose a path? Listen, [看着Pi] instead of leaping from one religion to the next, why not start with reason? In a few hundred years, science has taken us farther in understanding the universe than the religion has in ten thousand.

Gita: That is true. Your father is right. Science can teach us more about what is out there, but not what is in here [指向心的位置].

Santosh: Yeah, some eat meat; some eat vegetable. I do not expect us all to agree about everything, but I'd much rather have you believe in something I don't agree with than to accept everything blindly. And that begins with thinking rationally.

尽管父亲Santosh苦口婆心,可Pi还是坚信自己的信仰。直到不久后的一天,Pi被自家动物园饲养的一只野性十足的孟加拉虎Richard Parker眼中的灵性深深吸引,相信自己已经与笼中的猛虎建立了信任,想要徒手喂它生肉,幸而被及时赶到的父亲拦下。父亲告诉他:“Animals do not think like we do. People who forget that get themselves killed. That tiger is not your friend. When you look into his eyes, you are seeing your own emotions reflected back at you. Nothing else.”为了让Pi意识到这一行为的危险性,愤怒的父亲决定给Pi上一课,他强迫Pi目睹了老虎猎杀小山羊的全部过程。这一幕在Pi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却也给Pi的信仰造成了沉重的一击。

万劫海难

时光飞逝,故事中的Pi已长成一位翩翩少年。母亲Gita有意帮助Pi进一步思考信仰问题,便送他去学习音乐。一次偶然的机会,Pi为跳印度教舞蹈的少女们击鼓,邂逅了美丽的少女Anandi。Anandi向Pi解释舞蹈中莲花手势的含义,Pi则带她“拜访”威风凛凛的孟加拉虎Richard Parker。正值花季的少男少女对彼此萌生了朦胧微妙的好感,然而初开的情窦却没能继续绽放。因为家庭与镇议会间的一些问题,Santosh决定举家迁往加拿大。Pi不愿离开熟悉的生活,无奈米已成炊。就这样,一家人和准备出售的各种动物乘坐一艘日本轮船,奔赴加拿大。

远航比Pi想象的更不愉快。信奉印度教、不可以吃荤的Gita希望船上的法国厨师能给她提供一份素餐,但傲慢无礼的厨师拒绝了她的要求,又对为妻子挺身而出的Santosh出言不逊,双方几乎大打出手,幸而一位信仰佛教的中国水手及时制止并安抚他们,事情才没有激化。然而,对于Pi来说,真正的劫难才刚刚开始。在海上航行的第四个晚上,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翻腾的海水不断滚入船舱,水手们穷其所能,却还是无法摆脱沉船的命运。夜晚悄悄起身到甲板上观望惊涛骇浪的Pi被水手们推落救生船得以逃生,而熟睡中的家人却和整艘船一起沉入了大海。Pi震惊于眼前的事实,无依无靠的他如水中浮萍,独自一人在狂躁暴怒的海面上挨到天明。

致命旅伴

风暴平息已是翌日。筋疲力尽的Pi惊愕地发现他还有几个动物相伴:一匹从大船上直接跳上救生船、后腿骨折的斑马,一条偷偷窝在船头、狡猾凶悍的鬣狗,一只和Pi关系很好、温驯聪明的猩猩。它们在海难中凭借强大的求生意志活了下来。

斑马和猩猩都与Pi相安无事,但饥饿的鬣狗不断制造事端。它先咬死了受伤的斑马,把斑马肉当成食物,又在打斗中杀死了Pi的猩猩朋友。愤怒的Pi不得不与鬣狗搏斗,孰料船上的油毡布下还隐藏着一位幸存者,只见它一跃而出,不费吹灰之力就了结了鬣狗。这位幸存者正是Pi自幼以来心目中力量的象征——充满野性、难以驯服的老虎Richard Parker。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Richard Parker虽然无意中帮助Pi消灭了贪婪的鬣狗,但它本身比鬣狗凶猛百倍,对Pi的威胁更大。Pi不得不逃到用救生圈和船桨制成的简易救生筏上,用一根绳子维持自己与救生船的联系,他不敢弃船而逃,因为在Richard Parker虎视眈眈守卫着的“势力范围”里,还有大量淡水和干粮储备。

人的求生欲是如此强烈,在经历重重浩劫和短暂的消沉之后,Pi决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他一边按照船上的求生指南收集淡水、保存体力;另一边建立哨声和晕船之间的条件反射,学着威慑老虎Richard Parker,并给它珍贵的淡水,让它认识到人类的重要性。不过Pi所做的一切收效甚微,Richard Parker并不是纸老虎,它依旧我行我素地霸占着救生船。随着时间流逝,老虎的温饱问题也浮出水面。

Pi: Richard Parker will be getting hungry soon. Tigers are powerful swimmers, and if he gets hungry enough, I'm afraid the little bit of water between us won't be any protection. I need to find a way to feed him. I can eat the biscuits, but God made tigers carnivores (食肉动物), so I must learn to catch fish. If I don't, I'm afraid his last meal will be a skinny vegetarian boy. 奇幻漂流

就在Pi开始学着捕鱼时,他与Richard Parker之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饥肠辘辘的孟加拉虎实在抵不住食物的诱惑,为了捕鱼跳到海中,但身躯庞大的它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回到救生船上。Pi趁机夺回了救生船。但面对水中无助的、想爬上来的老虎,他犹豫了:该用斧头杀死它,永绝后患吗?还是不计前嫌,把这头随时可能吞噬自己的猛兽救上来?或者干脆坐视不理,让它在海水里游到精疲力竭,自生自灭?在一番纠结之后,善良的Pi还是将老虎救了上来,人与虎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Pi不得不继续捕鱼去喂Richard Parker,而这对于Pi来说才是真正的挑战,因为这意味着信仰印度教、素食的Pi必须要去杀生。第一次杀鱼的经历让Pi异常痛苦。流光溢彩的荧光鱼在他的斧头猛击下渐渐褪去颜色,最终停止挣扎,一命呜呼。Pi唯有安慰自己,这是神化作鱼来拯救他。之后的漂流经历变得愈发离奇,真实与梦幻的边界也逐渐变得模糊:夜晚,他们被一群发光的浮游生物包围,一头荧光巨鲸腾空跃起,翻滚而落,打翻了Pi的小筏子,所有食物被一冲而散;翌日白天,一大群飞鱼自投罗网般地冲向Pi和Richard Parker,落满了船舱。没有食物的Pi不得不与Richard Parker争抢一条落入船舱的大鱼,也不得不开始吃荤。

Pi很快意识到,他与Richard Parker不能再“分船而治”下去。“It's time to settle this. If we're going to live together, we have to learn to communicate. Maybe Richard Parker can't be tamed. But for God's will, it can be trained.”在Pi“胡萝卜加大棒”的驯服下,Richard Parker对Pi多了一份信任和服从。Pi也承认,Richard Parker已经成为他海上漂流的精神支柱:“Without Richard Parker, I would have died by now. My fear of him keeps me alert. Tending to his needs gives my life focus.”

Richard Parker变得更通人性,它和Pi一起观望雀跃的海豚群,在Pi呼叫救生船未果、绝望之际,它也流露出善解人意的一面。Pi因为错失获救机会而变得一蹶不振,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光怪陆离的深海生物好像近在眼前,时而化作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时而化作印度教的莲花图腾,时而又化作亡母Gita和蔼的面庞。Pi沉沦在幻想中,岌岌可危。

遗憾告别

海上的日子当然不会总是风平浪静,Pi和Richard Parker又遭遇了一场大风暴。精神几近崩溃的Pi一声声怒吼着,向他信仰过的神发出诘问;Richard Parker则躲避着电闪雷鸣,显得无比脆弱。风暴过去后,伤痕累累的Pi让奄奄一息的Richard Parker枕在自己膝上,身心俱疲的他流下了绝望的泪水,准备随时迎接死亡的到来。

然而世事难料,在绝望的边缘又出现了转机。一个苍翠的岛屿突然出现在Pi的眼前,这是Pi自漂流以来在汪洋上遇到的第一方陆地。Pi小心翼翼地登陆,却发现岛上除了数以万计的猫鼬外再无旁人,参天榕树的繁茂须状根覆盖了整个岛屿,岛中心还有一个又一个的淡水湖。这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然而Pi很快又发现:岛上的植物很危险,淡水湖更是会在夜晚海水涌入的时候变为盛满酸液的大缸,融掉安歇于此、斗志尽失的芸芸众生——这是一座食肉岛。

怀着复杂的情绪,Pi离开了这里,带着Richard Parker重新起航。他深刻地领悟到:“Even when God seemed to have abandoned me, he was watching. Even when he seemed indifferent to my suffering, he was watching. And when I was beyond all hope of saving, he gave me rest and gave me a sign to continue my journey.”

Pi和Richard Parker在海上漂流了两百多天后饿得奄奄一息,最终漂到了墨西哥湾的温暖海岸上。Pi一头栽倒在沙滩上,而一直以来陪伴他的、激起他求生欲的老虎Richard Parker却头也不回地走入丛林,消失在他的眼前。那一刻,Pi号啕大哭,只因Richard Parker就这样随意地离开了他,让他无法和经历的一切好好告别。“I suppose in the end the whole of life become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always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就像当年获救后,日本船舶公司派出的事故责任调查人员无法相信少年Pi的经历一样,听完成年Pi讲述的作家也哑口无言。他们都需要一个听上去更接近“真相”的故事,没有奇迹、幻觉和动物的故事。于是,Pi又讲了另一个版本,一个无比残酷却又异常合理的故事。

逃过海难坐上救生船的不是四只动物而是四个人:善良的佛教徒水手、阴险的法国厨师、Pi的母亲Gita和Pi自己。水手在跳上船时摔断了腿,厨师认为他是累赘,于是残忍地杀死了他,还把他的肉做成鱼饵。之后厨师又因为Pi抓不住海龟而对其痛打一番,愤怒的Gita与厨师争执起来,熟料怀恨在心的厨师竟对Gita痛下杀手。Pi因此深受刺激,愤怒之下杀了厨师。他独自一人漂流,最后被冲到了墨西哥湾的海岸上,成为海难唯一的幸存者。

头脑敏锐的作家立刻发现了两个故事之间的联系:斑马就是水手,鬣狗是厨师,猩猩则是Gita,至于Richard Parker,也许就是Pi的另一面吧。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无疑是个内涵丰富的故事,关乎生命,关乎宗教,关乎信仰,关乎东西方文明的碰撞。抛开所有复杂艰涩的哲理,Pi想探讨的道理或许可以概括到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上:人性复杂,带着神性光辉的超我、平凡的自我和兽性未泯的本我能否和平共处?或许就像英国诗人Siegfried Sasson不朽的名句“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所表达的,这种人格中与生俱来的对峙制造了不可避免的矛盾,却也让生命更丰富、更厚重、更调和。当作家得知Pi如今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娶妻生子,尽享家庭温情时,他松了一口气。相信观众看到此处亦是如此。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欣慰,因为我们对于Pi的那份喜悦、那种悲伤、那满心的愤怒和深深的自省都感同身受。我们也会颠覆自己的信仰,也会在绝望中找到新的希望,也会犯下过错,也会虔诚地忏悔……因为这才是生活的意义。

篇六:《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节选)_4000字

Islept all morning. I was roused by anxiety. That tide of food, water and rest that flowed through my weakened system, bringing me a new lease on life, also brought me the strength to see how desperate my situation was. I awoke to the reality of Richard Parker. There was a tiger in the lifeboat. I could hardly believe it, yet I knew I had to. And I had to save myself. I considered jumping overboard and swimming away, but my body refused to move. I was hundreds of miles from landfall, if not over a thousand miles. I couldn’t swim such a distance, even with a lifebuoy. What would I eat? What would I drink? How would I keep the sharks away? How would I keep warm? How would I know which way to go? There was not a shadow of doubt about the matter: to leave the lifeboat meant certain death. But what was staying aboard? He would come at me like a typical cat, without a sound. Before I knew it he would seize the back of my neck or my throat and I would be pierced by fang-holes. I wouldn’t be able to speak. The lifeblood would flow out of me unmarked by a final utterance. Or he would kill me by clubbing me with one of his great paws, breaking my neck.

“I’m going to die,”I blubbered through quivering lips.

Oncoming death is terrible enough, but worse still is oncoming death with time to spare, time in which all the happiness that was yours and all the happiness that might have been yours becomes clear to you. You see with utter lucidity all that you are losing. The sight brings on an oppressive sadness that no car about to hit you or water about to drown you can match. The feeling is truly unbearable. The words Father, Mother, Ravi, India, Winnipeg struck me with searing poignancy.

I was giving up. I would have given up―if a voice hadn’t made itself heard in my heart. The voice said, “I will not die. I refuse it. I will make it through this nightmare. I will beat the odds, as great as they are. I have survived so far, miraculously. Now I will turn miracle into routine. The amazing will be seen every day. I will put in all the hard work necessary. Yes, so long as God is with me, I will not die. Amen.”

My face set to a grim and determined expression. I speak in all modesty as I say this, but I discovered at that moment that I have a fierce will to live. It’s not something evident, in my experience. Some of us give up on life with only a resigned sigh. Others fight a little, then lose hope. Still others―and I am one of those―never give up. We fight and fight and fight. We fight no matter the cost of battle, the losses we take, the improbability of success. We fight to the very end. It’s not a question of courage. It’s something constitutional, an inability to let go. Richard Parker started growling that very instant, as if he had been waiting for me to become a worthy opponent. My chest became tight with fear.

“Quick, man, quick,”I wheezed. I had to organize my survival. Not a second to waste. I needed shelter and right away. I thought of the prow I had made with an oar. But now the tarpaulin was unrolled at the bow; there was nothing to hold the oar in place. And I had no proof that hanging at the end of an oar provided real safety from Richard Parker. He might easily reach and nab me. I had to find something else. My mind worked fast.

整个上午我都在昏睡。由于焦虑,我还是醒来了。我虚弱的全身得到了接踵而至的食物和水的补给,并且经过充分休息,我恢复了元气,也有力气看清自己的处境是多么令人绝望。醒来时,我面对的是理查德・帕克――救生艇上的一只老虎。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我知道我必须相信,并且我得拯救自己。我想到跳船游走,但我的身体不听使唤。即使没有一千多英里,我离看得见的陆地也还有几百英里远。我游不了那么远的距离,就算有救生圈也不行。我吃什么?喝什么?怎么才能不让鲨鱼靠近?怎么保暖?怎么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有一点毫无疑问:离开救生艇就意味着必死无疑。但是,留在船上又能如何?它会像一般的猫科动物一样,悄无声息地向我扑来。在我浑然不知时,它就会抓住我的颈背或喉咙,用它的尖牙利齿将我刺穿。那时我会说不出话来。生命必需的血液将流尽,而我会在昏迷中死去。要不,它会用一只巨大的爪子打断我的脖子。

“我肯定会死的。”我双唇颤抖,抽泣着说。

即将到来的死亡已经够可怕的了,但更糟的是,死亡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到来。在这段时间里,你曾经拥有的所有幸福和与你失之交臂的所有幸福,都变得历历在目。你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正在失去的一切。这种景象令人悲伤欲绝,是疾驰而来行将撞人的汽车,或者行将吞噬溺水者生命的汪洋所不能相比的。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无法忍受。父亲、母亲、拉维、印度、温尼伯,这几个词让我倍感酸楚。

我准备放弃了。假如我心里没有响起一个声音,我就可能已经放弃了。那个声音说:“我不会死的。我拒绝死去。我要结束这场噩梦。我要战胜困难,尽管困难很大。到目前为止,我都活了下来,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现在我要化奇迹为常规。令人惊奇的事每天都会发生。我要付出所有必要的努力。是的,只要上帝与我同在,我就不会死。阿门。”

我开始面露严肃和坚定的神色。现在我谈及此事的时候,毫无夸张的成分,但是那一刻,我发现自己有非常强烈的生存欲望。根据我的经验,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有些人只顺从地叹了一口气,便放弃求生的希望。另一些人抗争了一会,然后便心生绝望。还有一些人――我便是其中之一――却从不放弃。我们不断地抗争、抗争、抗争。无论这场斗争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无论我们会遭受多大的损失,无论胜利的机会是多么渺茫,我们都要进行抗争,并且抗争到底。这不是勇气的问题,而与人的品质有关,是一种不肯放弃的能力。

就在那一刻,理查德・帕克开始咆哮起来,仿佛它一直在等着我成为一个值得较量的对手。我的胸口因为害怕而绷紧了。

“快呀,伙计,快!”我气喘吁吁地说。我得安排好如何逃生,一秒钟都不能浪费。我需要藏身之所,并且刻不容缓。我想到了自己用船桨搭的船头,但是现在船头的油布是铺开的,没有东西可以固定船桨。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吊在船桨末端能让我真正避开理查德・帕克的尖牙利爪。也许它可以轻易地够到并捉住我。我得找点别的东西。我的脑筋飞速地运转着。

延伸阅读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一本关于成长、冒险、希望、奇迹、生存和信心的小说,在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等国家进入了高中生必读书目。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16岁的印度少年在海难后,与一头重达200千克的孟加拉虎(理查德・帕克)在一只救生艇上共同生活7个多月的故事。如真似幻的海上历险,与天真、残酷并存的人性矛盾,在小说中巧妙契合,给读者带来不断的惊喜。作者扬・马特尔因这部小说荣获2002年度英国最高文学奖项――布克奖。好莱坞导演李安根据小说拍摄了同名3D电影,获得第85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最佳摄影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和最佳原创配乐奖。

篇七: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700字

太阳爬过天空,爬到天顶,开始落下。那一整天我都坐在船桨上,只为了保持平衡才稍微动一动。我整个人都朝地平线上那个会出现来救我的小点倾斜着。这是一种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单调状态。在我的记忆中,最初的几个小时是与一种声音联系在一起的,不是你猜的声音,不是鬣狗的吠叫声,也不是大海的嘶嘶声:而是苍蝇的嗡嗡声,救生艇上有苍蝇。它们出现了,以苍蝇的方式到处乱飞,懒洋洋地绕着大大的圈,相互靠近时便突然嗡嗡嗡地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速度一起盘旋。有几只苍蝇很勇敢,冒险飞到我待的地方。它们绕着我飞,发出像单螺旋桨飞机的劈啪声,然后又急急忙忙地飞回去。

它们不是原来就在船上,就是某一只动物带上来的,很可能是鬣狗带上来的。但无论它们是从哪里来的,都没有待长久,两天之内它们全都消失了。鬣狗从斑马身后猛地朝它们咬去,吃了好多。其他的也许被风吹到海上去了。也许有几只幸运的尽其天年,得享高寿。

傍晚近了,我也更加焦虑起来。一天结束时,一切都让我害怕。夜里,船只会很难发现我。夜里,鬣狗也许会活跃起来,也许“橘子汁”也会活跃起来。

夜幕降临了,没有月亮,云层遮住了星星。物体的轮廓变得难以辨认。一切都消失了,大海,救生艇,我自己的身体。海面平静,几乎没有风,因此我甚至不能让自己置身于声音之中。我似乎漂浮在纯粹的抽象的黑暗之中。我一直盯着我以为是地平线的地方,同时耳朵一直警觉地听着动物的任何动静。我无法想像怎么能熬过这一夜。

夜里的某个时候,鬣狗开始嗥叫,斑马开始发出吠叫声和长长的尖叫声,我还听见不断的敲打声。我害怕得发抖,而且――我不想在这儿隐瞒――尿裤子了。但是这些声音是从船的另一头传来的。我感觉不到能够表明动静的摇晃,那只恶魔般的动物显然离我很远。在黑暗中更近一些的地方,我开始听见很响的呼气声和呼噜声,还有各种边吃东西边发出的咂嘴声。我的神经实在承受不了“橘子汁”在活动这个想法,因此我没这么想。我只是不去注意这个想法。在我下面,在海里,也有声音,突然的拍打声和哗哗的挥动声,瞬间便消失了。那里也在进行着保卫生命的战斗。

黑夜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多么缓慢啊。

我冷。这是我不经意之间注意到的事情,似乎与我无关。天破晓了。白昼来临得如此迅速,却又是令人难以觉察地渐渐到来的。天空的一角改变了颜色。空气中开始充满了光亮。平静的大海像一本书一样在我身边打开了。四周仍然感觉像是黑夜,突然就变成了白天。

当太阳像一个被电点亮的橘子冲出地平线时,空气才开始变得温暖起来,但我要感觉到温暖,却不需要等那么久。第一缕阳光刚刚照射下来,温暖的感觉便在我心中活跃起来:那是希望带来的温暖。随着物体的轮廓渐渐出现,充满了色彩,希望也不断地增长,直到在我心中变成了一首歌。噢,沐浴在希望中多好啊!事情终归会解决的。最糟糕的事已经过去了,我活过了黑夜,今天我就会得救的。想到这儿,在心里将这些词串在一起,这本身就是希望的源泉。希望之中又滋生出新的希望。当地平线变成�条简洁清晰的线条时,我急切地仔细地看着地平线的方向。天又晴朗起来,能见度很高。我想像拉维会第一个欢迎我,取笑我。“这是什么?”他会说,“你给自己找了一只了不起的大救生艇,在里面装满了动物?你以为自己是诺亚还是什么?”父亲肯定没有刮胡子,头发凌乱。母亲会看着天,把我拥进怀里。我想像了十几条救援船上的情景,各种甜蜜团圆的画面。那天早晨,地平线可能朝一个方向弯曲,而我的嘴唇却坚定地朝另一个方向弯曲,弯成了一个微笑。

可能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确实是在很长时间以后才去看救生艇上正在发生什么事。鬣狗袭击了斑马。它的嘴是鲜红的,正在啃一块皮。我的眼睛自然地开始寻找伤口,寻找被袭击的部位。我害怕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斑马断了的腿不见了。鬣狗把断腿咬了下来,拖到了船尾,斑马的身后。一块皮松松垮垮地挂在外露的残肢上,血还在滴。受害者耐心地忍受着痛苦,没有做出引人注意的抗议。它在慢慢地不断地磨着牙,这是惟一能看得见的痛苦表示。震惊、厌恶和气愤猛然传遍我全身,我恨透了鬣狗。我想要做点儿什么,去杀死它。但我什么也没做。我的愤慨没有持续多久。这一点我必须老实承认。我不能对斑马长久地表示怜悯之情。当你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你的同情便被恐惧和求生的自私磨钝了。它非常痛苦,这太让人伤心了――它这么高大,这么强壮,它受的折磨还没有到头呢――但我无能为力。我感到它很可怜,然后便不再想这件事。我并不以此自豪,我很抱歉,我对这件事如此麻木不仁。我仍然没有忘记那匹斑马和它所忍受的痛苦,没有哪一次做祷告时我不想到它。

那天下午的某个时候我见到了第一种可能成为我亲爱的可靠的朋友的动物。船壳上有碰撞声和刮擦声,几秒钟后,一只大海龟出现了,它靠船那么近,我弯下腰去就能抓住它。那是一只玳瑁,它懒洋洋地划着鳍,从水里伸出了头。它丑陋的模样十分引人注目,坚固的发黄的棕色龟壳有大约三英尺长,上面长着一块块的海藻,深绿色的脸上长着一张尖尖的嘴,没有嘴唇,两只鼻孔就是两个实实在在的洞,黑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副表情既傲慢又严肃,像一个坏脾气的老头,心里总在抱怨。这只爬行动物的存在本身就是它的最奇怪之处。和线条优美的滑溜溜的鱼相比,它模样古怪,浮在水里显得很不协调。但是显然它是在自己的环境中,格格不入的是我。

鬣狗一整天没有从狭窄的船舱里出来了。现在,它把前腿搭在斑马体侧,伸过头去,用嘴咬住了一块皮,用力地拽。斑马肚子上的一长条皮被拽了下来,像礼物外面的包装纸被撕开了边缘整齐、又长又宽的一条,只是现在被撕下来的是皮,因此没有声音,而且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血立刻像河水一样喷涌而出。斑马恢复了生气,吠叫着,喷着鼻息,发出长长的尖叫声,来保护自己。它匆匆迈着前腿,昂起头,想要咬鬣狗,但却够不到那头野兽。它摇晃着那条好的后腿,却只说明了前一天晚上敲打声的来源:那是蹄子敲打船侧发出的声音。

斑马保全自己的努力只让鬣狗突然疯狂地嗥叫和撕咬起来。鬣狗已经不再满足于从斑马背后伸头去咬,它爬到了斑马的腰上。它开始从斑马肚子里拽出一团团的肠子和其他内脏。它的行为没有任何规律,它在这儿咬一口,在那儿吞一口,似乎被眼前这么丰盛的食物弄得不知所措。吞下半个肝脏以后,它又开始用力扯发白的气球一样的胃囊。但是胃囊很重,而且斑马的腰部比它的腹部要高,血又很滑,于是鬣狗开始滑进受害者的身体里。它猛地把头和肩膀伸进斑马的内脏,连前腿膝盖都进去了。然后它又想把自己拖出来,却滑了下来。最后它固定了这样一个姿势:一半身体在里面,一半身体在外面。斑马在从身体内部开始被活活吃掉。

它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血开始从它的鼻孔里流出来。有一两次,它笔直地昂起头,似乎在向上苍乞求――淋漓尽致地表达了那一刻的憎恶。

(转载自梦想文学网)

篇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3500字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提笔前,万般无奈,实在不知道该从何下笔,这不是我第一次遇到同样的困境,只是这一次,却是,最万难的。就如同,影片浮岛中那片宁静的水塘,表面平静如镜,却在夜晚成为酸腐翻江倒海的漩涡,没招没底的。

与之前看过那些残酷现实主义的电影不同,那些电影中关于人性或之生活平面一角,是赤裸裸的揭示和撕裂,让你从内心的某个点开始扩展,开始战栗,直至最后,仿佛人生中所有的残酷都被无情的剥离出来,午市悬挂,直面人之残酷。而这一次,李安却将这些深藏,藏的没头没尾,藏得如同生命本身一样,悬而不绝,秘而不宣。让所有人都看明白那个瑰丽的世界,也让人看完后似乎什么都没得到。李安将一个世界童话般简单易懂却意喻深刻表露得不露痕迹,而我只知道,理查德帕克的眼睛总在某个时刻,露出那骨子的清澈,凝望着我。

李安的这部电影,很浅显,浅到没有刻意而为的说教。这部电影很平,没有太多错综复杂的情节充斥。而技术的运用真正成为了电影故事讲述的辅助工具,没成为喧宾夺主的概念性大片让故事整体失衡而变成形式主义和内容空洞。电影讲述的风格更似另一种生命存在形式的本身,一切平常的事物,往往在背后,深藏着深邃的眼睛,一双永远看不到的,猜不透的,不知来至哪里,不知去往何处的翻飞复杂的,人生。不论我们问多少次自己同样的问题,我们仍旧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而我们是什么,而世界又是什么。

我们不能将这样庞大的疑惑附加在一部电影之上,但,李安此次借由一部小说的奇妙世界的展示,似乎已经碰触到了,上帝的神迹,世界的尽头,还有一丝残留在内心狂野的不羁。

故事本身很简单,线索简单,平铺直叙;人物简单,几乎一人直述;场景简单,人、动物和自然;情感简单,不见波澜壮阔也不见人性复杂;一切都化繁为简,一切都还原本质,一切都顺理成章,而一切也遵循最自然的伸展。

少年时叩问信仰与人生意义

派,一个印度的男孩,父亲因为相信妈妈纪对法国最美丽游泳池的信仰,给他起名为皮辛。派,对生活中出现的种种一切都充满着好奇,父母生活的印度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神,而这些神存在的本身也是令人困惑的,而这样的困惑也同样来至父母对自身身份以及信仰的怀疑与排斥,于是,少时的派,在寻找信仰以求立定中,同时信着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还有犹太教。似乎没有一个教派能说服他并让他坚定不移,抛却困惑。

年轻时,总该要尝试去相信点什么,才不会被这繁复的世界所迷惑和困顿。于是,一个个去尝试,不为了什么,只为了寻找那信仰,可信之物。

失却时领悟存在的本质

派的失去,是从一次纯真失去开始,那是作为人成长的一部分存在的,而这样的纯真失却,恰是一种残酷的开端,看似是避免了伤害,却不能说这不是真正伤害的开始。于是派学会了人类社会中应当有的一

切特质,他遵循着社会体制,遵循着内心萌芽的爱情,却最终发现,他失却的纯真,是生命本身的某种剥离。

完全的失去,是派和父母哥哥踏上的那条前往加拿大的货船。在他感受神的狂怒暴风雨的船舷上,发现货船即将沉没。而自己和一只摔断腿的斑马乘着救生船飘荡在翻滚不息黑暗的海上,而理查德帕克也怒吼地游过来,害怕和恐惧让派跳入了水中,而那一边,货船沉入大海,灯光闪烁着,不是生命,是彻底的冰冷。

派,和一只斑马、狒狒、鬓狗在救生船漂流着。一切作为人的生存法则瞬间被自然界的法则所代替,而一个人要学会在这样的法则下努力地生存下来,在之前所有努力要获得的物质、爱情、与众不同、一切这世界上最美好生活所相关的,在一夜之间失去。全部,最后他只拥有恐惧和生存本身。他亲眼所见鬓狗咬死了斑马和狒狒,突然出现的理查德帕克咬死了鬓狗。而他和理查德帕克站在世界上、海面上,不可逃避的面对对方。

生命的全部是什么,当一个人和一只老虎漂流在海上时,你会发现,食物、水还有生存的空间才是基本,而精神的躯壳中,游荡着另一种不可丧失的东西,当语言、歌声和文字都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时,被一件件失却的,是那么的弥足珍贵,却正是这样的失却,让派看清了本质,当一个人只拥有现在仅有的生命本身时,一切的存在本质,才能够凸显而出,才能让人警醒。

世界是复杂的,自然界的生态是残酷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残酷?

风雨时获知所有的珍贵

两次风雨,一次让派失去归属他的全部,另一次风雨,让派获得珍贵感知。这样的风雨不仅仅是电影中所呈现的那两次,借由漂流中,派和理查德帕克的相处之间,所慢慢沉淀出来的。

人所有的恐惧,不是来至外在物,派眼中的纯真曾经和理查德帕克眼中的纯真,有过一次相遇。而那次相遇,在外在阻挡下,消失殆尽。所以当人再次面对这样的恐惧时,本能的反应是逃离,不愿直接面对那个巨大之物,而这个巨大的物体甚至在起初超过了漂流的恐惧。所以一切的风雨和意外,都似乎是派内心的挣扎,只有在极端的环境下,才有这样的可能,让自己开始去想,如何和这样的恐惧,如何和理查德帕克共处一个空间,如何让彼此都不再失去。

派,一直在想办法和理查德帕克保持距离,直到最后派终于意识到,他必须选择和理查德帕克达成某种协议,彼此能够相互尊敬,相互给予,才能彼此共存。因为,那时他们除了彼此,什么都没有。于是,第二次风雨中,派在雷电中向上帝喊叫着“我已经失去了全部,你还要什么,我屈服。”而那时理查德帕克面对同雷电同样疯狂的派时,眼中尽是恐惧。他们在彼此的两端,绝望的看到了这个真实。

我想,我们都需要和自己的恐惧学会彼此相处,才能,最终,获得某种珍贵。而这样的珍贵,你会知道,一别便是永恒了。当理查德帕克走进丛林的那一刻,恐惧离开了,而派却永远不能忘记,理查德帕克没有回头的那个背影,用尽自己那样深刻爱过的,用尽全部生命爱过的,在离开时,竟没有好好地道别。因为,没有这样的恐惧相伴,就没有生命继续的可能,而那一刻,离别的不是害怕,而是害怕再也无法经历过一次,如此地,磨砺与温润。

重返时独自面对的现实

理查德帕克没有回头,派哭得像个孩子,那曾经以为拥有彼此的亲密,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而那时的理查德帕克更代表了派失去的全部家人的身影,他无能为力,所以只能独自面对未知的未来。

生活,便是这样的告别,一次次的告别,总是在不经意的一刻,当绝望来临的时刻,却也是希望转角的出现。所以在每一次告别的时候,都如理查德帕克决绝的背影,回头意味着留恋,回头意味着成长的不成熟。

而当派重返现实之后,他才发现,真正残酷的不是与凶猛的老虎共处一船,而是和同样是人类的同伴,他们的怀疑、不解、局限都带来了现实中的扭曲,而派终于也知道,自然的思维定式需要学会在现实中进行隐藏,再次学会融入到人类世界中的游戏规则之中,才是继续生存的基础。

于是,最后那两个故事,直接颠覆了整个事件的真实性,甚至是让人开始质疑,可能就连这个人都是不真实的,而最终选择相信和不相信,则是由你自己来做决定。看上去很荒诞,实则这才是现实的法则。

平凡时终得感恩

生命在一系列的经过中,转瞬流过,流逝的不是青春无恙,也不是磨难后的重生,而是再次返璞归真地侦讯意义与价值。没有经过风雨与诱惑的人,或许还走在这条戚戚然混沌的路上,而派,经过一次纯真,两次风雨后,在绝望中获知神的奇迹一次诱惑,那个浮岛的出现是神迹,与此同时也是一次诱惑,诱惑往往是致命的,但诱惑往往又穿着最美丽的外衣,足够迷惑你。派,看到了夜晚的真相,再次踏上未知,和理查德帕克的关系也正处于亲密阶段。当一切都回归正常后,派所获得不仅仅是正视了自然的残酷,也面对了人类自身的制造的残酷,终获的不再是寻寻觅觅,而是踏踏实实的现在。

放下的,是一段段旅程,放不下的,是一次次对不起和来不及的感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是繁华世界的虚荣,也不是惊天动地的认同,而是当下活着的事实。只有当你失去所有,无可再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好好活才是一切的意义,精神的世界与满足基本生存条件的世界,或许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

看到许多关于此部电影的影评,大多都是溢美之词,朋友说看过后并非觉得这部电影如同那些影评中所述说的伟大。我并不完全否认此种感知,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一些人还在追寻华丽尊敬与认同的同时,给予的是做作、骄傲与自以为是晦涩难懂空洞之作,一部电影想要用复杂表达内容,并不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但要想将一个纷乱复杂的内容浅显易懂的表达出来,不仅仅是考验一个导演的能力,更多的是真诚与恳切的态度,还有融会贯通之巧力。近几年,李安的作品始终未丢弃的,便是将西方电影的商业技巧与东方人文思想交融而一的努力,从此角来看,此部电影也终究未抛弃这一灵魂,虽然,还是多有诟病之闲,难能可贵的是,不偏不倚、不多不少、不矫情不煽情、不说教不偷闲的恰到好处。而这或许,便是李安精神世界的唯美展示,透过派这一角色,清透地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挖掘出了同样的情感与人生经历。意义,且不就,显而易见了。

篇九: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600字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229寝室:陈华国.晏笠.朱咏.徐祥

华国:在看完电影和原著之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陪伴”这个词。敌强我弱,或许是派选择和理查德·派克共存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的还是在枯燥无味的等待陪伴着他,否则,他将独自一人时刻沉浸在无望的恐惧和孤独中。老虎虽然是随时能夺人性命的猛兽,但与无聊、枯燥、失望的日子想比呢?它还是温顺很多。它讨厌你就进攻,它想杀你就立刻把你干掉,让你来个痛快的结束。

华国:单从可看性来看,没有荒岛余生好看,荒岛余生的音乐也堪称经典。而且,这部电影的点在另外那一段故事上面,有点开放性结局。

晏笠:不但拍摄的很有节奏感,而且还借此讲述了很多潜在的人生哲理。实在是太精彩了。

徐祥:乔木、鲜花,头冲下张望的树懒,悠然闲步的大象,跳跃林间的小鹿……极有纪录感风格的动、植物世界的特写片头。虽然没有直奔海上历险,却为他讲的故事迈出了很…

朱咏:特效已经成为现在电影的主流,现在去电影院,多数都进军了三维。而这部片,我是去

IMAX影院特别观赏的,那泳池里剔透的水,游动的美感,那鲸鱼跃出海面,晶莹的美感。那月光如银,风暴如歌。

华国:这是第一部,我想第二次再影院看一遍的片。可惜的是上映时间太短了。第二个故事,真的很值得人琢磨回味。 但是我愿意相信他关于信仰的故事。

晏笠:倘若说,李安前作《制造伍德斯托克》是一部迷幻小品,那么《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便是一则关于少年的彩色寓言。

徐祥:从李安过去的作品来看,性格温和的他,更可能选择一个少年失去家庭后,独自成长的经历。这是影片在大部分时间里努力营造的架构,一种看待世界的积极态度。

朱咏:在法属印度的祥和日子里,派和他富裕的家庭享受着上天赐予他们的资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那尴尬法语名字“Piscine (游泳池)”。 ...

华国:生物的过去、现在、将来 农耕的天堂:毗湿奴养育的印度地球生物,本来 自由自在,生长大自然,自我奋斗,繁衍宗族。 ——人类并不例外。 晏笠:我觉得在大自然奋斗,有几个好重要的东西。

徐祥:抗争,保护自己与其他生物对抗,目的是生存

朱咏:利用、夺取其它生物的肢体作为食量,壮大自己,更好的生存

华国:还有合作吧,以智慧圈养自己需要的粮食,降低与大自然对抗的频率:与大自然更和谐的相处

华国:与很多中国导演不同,李安导演多次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审美高度,拍出了真正能够令全人类深思的电影。这种高度和殊荣的获得,绝对不是什么看似有高度的小说和几个好莱坞大牌明星能够拼凑得来的。

朱咏:整个影片以一个类似于《鲁滨逊漂流记》的冒险故事讲诉,结尾时,男主人公却出人意料的在观众面前道出了事实真相。

徐祥:盛名之下又获奖无数的本片,再加上一点点的爱国情绪,本片在国内火得无以加覆。虽然它的开头略显沉闷,CG特效也有点瑕疵,例如老虎的重量没很好体现出来等,但本片的点睛之处在于最后的升华,最后pi所编出来的第二个故事,还有成人pi所作的总结,很感人,很有教育艺术。

晏笠:我想书应该比这个更好看,电影总是有着对想像力的局限性。 好片子我都会去看一遍书,总是可以发现更多的惊喜。呵呵~

华国:剧情片,具有奇幻色彩的剧情片,只有李安能拍出这样的味道,一个人的探险,一个导演的精彩,特效只是点缀,锦上添花,推波助澜。

徐祥:意义太深厚了,我等凡人无法完全理解导演的想法啊。电影本身是极好的,但是前面的铺垫也太长了吧。

晏笠:整部影片散发出一种默默的温情,一种包纳一切的隐忍,还有极大的引人向上的正能量,不得不佩服导演把小说中的一切如此充满想象力的还原。 朱咏:如果你想经历一次心灵的洗礼,梦想的旅程,就不要再犹豫了! 华国:食人岛应该是他的自我催眠和自我觉醒,自我催眠有其一定积极意义,在面临绝境时给人予精神上的休憩和补足。白天与黑夜,自我催眠的黑夜让人丧命,他发现了这一点,带上兽性(本能)和一部分精神补给继续漂流……

晏笠:如题一般,请观看者原谅我的自不量力,前提是得有人看。 刚看完少年派,如履仙境一般,让你找不到抗拒的理由,直接就陷入了电影之中。 徐祥:是呀,开始的人物个性介绍,故事的起因,家庭状态,爱情,信仰一切的一切让一起都那么的明朗。

朱咏:还有呀,他用了非常简练的台词,简练到了极致而寓意层出不穷让你有无限的遐想空间! 华国:的确,从一开始就让你体会到平静,会让你心平气和的观赏这部电影。你们看到了吗?随着光碟的投放,少年派无疑又将引领又一次的“跟风”--解读风。影片最后展现给我们的开放式结局让每个看过本片的观众都津津乐道,畅说自己的见解。你们说说吧!

徐祥:我觉得嘛,觉得第二个残酷的故事才是pi的事实,因为这是理性判断的结果。但是支持第一个故事是真实的一方也有足够的依据,至少谁也否认不了上帝是否存在。但占有大多数支持者的的还第二个故事,至少在国内是这样。也许因为相比国外,国内人口中拥有上帝。

晏笠:你们知道吗?李安的哲学直径线、圆面、三维感悟。少年派的圆周弯路、直径捷径的彼岸、圆周率无理数的命运。

华国:音乐很好听,符合电影的格调

晏笠:剧本很重要,有好的故事才有好的电影

朱咏:整部影片营造出一种很浪漫的风格,印度的风格很别致

徐祥:一个人和一只老虎在一艘船上共同经历磨难,独特的设定

华国:整部电影有一种很怀旧,很唯美的氛围,让人暂时远离现实的烦恼 朱咏:老虎制作得非常逼真,但是还不够,印象最深的是最后老虎离开的场景 徐祥:各种海浪,各种水面特效

晏笠:各种动物,让影片增色不少

朱咏:矛盾,非常矛盾!这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派”)的整体观感。主人翁派的名字代表完美图形的圆形圆周率与无限不循环小数的矛盾体;家庭与环境及家人之间的信被豆瓣文艺小清新给拱上了9.1分的神片,吓的我都不敢写影评了,因为无论我怎么写,都会被吐槽的不成样 子!但,还是要写! 说实话,在看这部片子以前,我一直以为这是一部类似DISCOVERY的风光片,以至于说,在悠扬的印度音乐中,字幕还没看完我就觉得困了~全…

晏笠:你们不觉得是矛盾成就了派泛神论的宗教信仰矛盾合体,信仰之间无法共生。十诫之一“你不可以有别的神”是最好的诠释。

徐祥:嗯。少年信仰之美与泰坦尼克式灾难下的鲁滨逊漂流的苦难经历对派是个巨大的考验。

华国:这里有浮起来的香蕉,有满船的野兽,有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有吃人的浮岛——也可以是残酷的:这里有下沉的碎片,有满海的尸体,有杀了同伴当鱼饵的厨子,这里能杀死人的,只有人。 李安,可以是世界上最优秀导演:中西合璧,融会贯通——也可以只是一个耍小聪明的摄影师:机关

篇十:我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_2500字

我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大猩猩——派的母亲

斑马——吃肉汁浇饭的水手

鬣狗——脾气暴躁的厨子

孟加拉虎——充满欲望与恶的派……

还有善良的派……

派给我们讲述了两个故事,一个是派和孟加拉虎经过种种奇遇终于战神大海获得重生的故事;另一个是充满了人类欲望和残忍面,少年派经过残忍的争夺活了下来。何妨看成是一个故事呐?派与老虎在海面上敌对又共存这一段,派其实就是老虎。当人类恶的化身豺狗厨子吃掉斑马水手,杀死派的猩猩母亲后,派心中的恶被无限激发,他杀死厨子也吃了厨子。在此之前,派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类个体,影片中曾讲到过他小时候曾伸手喂老虎吃肉。而这之后,派的兽性以绝对优势地压倒了人性。但当派踏上陆地终于获救的那一刻,老虎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山林,这寓意着回到正常的人类社会,派心中的兽性也随之消失,他的理性回归,本我再次复活。

在影片的开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关于宗教信仰以及信仰冲突的描述,小时候的派会在饭前祈祷,中年派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不难看出中年派的祈祷相之于年少派的祈祷其实已经得到了升华。在派和孟加拉虎漂流到无人岛的时候我们能够看出那座岛是一尊仰卧的毗湿奴神,少年派本打算在这座无人岛安稳度日,但是小岛白天是天堂,夜间是食人地狱。宗教所谓的极乐世界根本不存在,绮丽的梦终归是虚幻,于是派带着老虎再次起航。派是一个对于宗教无可无不可的信徒,尽管已经知道彼岸的极乐世界不复存在,但却在磨得九九八十一难后取得信仰的真经来。

由此,派的第一个版本的故事是派自己虚构出来的,而第二个版本才是真实发生的一切,而正是这两个版本的冲突与一致,使得《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充满了复杂深刻的哲学解读。这里面出现的哲学元素有:理性,欲望,宗教,克尔凯郭尔宗教的人,弗洛伊德的自我本我,科学,人的本质……

以下是少年派中让我们感念肺腑的句子:

1、If every unfolding we experience takes us further along in life, then, we are truly

experiencing what life is offering.如果我们在人生中体验的每一次转变都让我们在生活中走得更远,那么,我们就真正的体验到了生活想让我们体验的东西。

2、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最遗憾的是,我们来不及好好告别!

3、When you understand life and self are not used to overcome but to get along! You will understand some things although not reasonable, but you must believe, they are strong, you must rely on!当你明白.人生和自我都不是用来战胜而是用来相处的!你就会明白有些东西虽然并不合理,但你必须相信,那些东西并不牢固,你必须依靠!

4、I must say a word about fear. It is life’s only true opponent. Only fear can defeat life. 这里必须说说恐惧,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对手,因为只有恐惧才能打败生活。

5、Don't be deceived by these things and scenery, children, the society is very complicated.别被这些事物和光景蒙骗了,孩子们,社会很复杂。

6、Faith is like a house, can have a lot of room.信仰就像房子,可以有很多房间。

7、At the same time letter of different religions is not what to teach letter.同时信不同的宗教就等于什么教都没信。

8、Animal and person have substaintial distinction, forget that some people will die.动物和人有本质区别,忘记那一点的人就会没命。

9、We like the same voyage kolumb.我们就像哥伦布一样远航。

10、But Kolumb is not to find India?但是哥伦布不就是来寻找印度的吗?

11、Suspected enormous effect, it makes the religion activity.怀疑作用巨大,它使信仰永葆活力。

12、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despair.最重要的是不要绝望。

13、God,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life, I'm ready.上帝,感谢你给我生命,我准备好了。

14、Language is our last lifeline.语言是我们最后的救命索。

15、Have taken place, why must be meaningful.发生了就发生了,为什么一定要有意义。

16.Then Richard Parker, companion of my torment, awful, fierce thing that kept me alive, moved forward and disappeared forever from my life. 然后,那个让我生存下来的理查德•帕克,那个让我痛苦、使我害怕的凶狠的伙伴,径直向前走没有回头,永远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观看了3D版本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感念其中对人性及信仰的诠释的同时,也被其

美仑绝幻的视觉和听觉效果所冲击着,现在非常的期待IMAX版本的少年派,相信那又是另一番让我们着迷的景象!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观后感作文500字

最近,有一部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班里盛行,我便找过来看看。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叫派的印度少年,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动物园。在派十七岁时,他的父亲决定全家。

声音作文2000字

绘声四境界(文/雷元周)我们生活在一个声音的世界里。我们的耳朵,每天无时不在聆听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作文,也要经常写到声音。这里所说的绘声,就是要把写进作文中的声音描绘得。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寒假观后感作文900字

在寒假笼罩着的银幕下,主题魔幻惊险的海上历险电影席卷眼球,但派在极度危险恶劣的情况下,杨安却用隐喻的手笔包装了在海上求生的残忍,最后又用看似光明美满的结局抹盖了人性的黑。

喜欢 不喜欢(再来) 我要投稿

我要评论《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10篇》

指正错误,点评精髓,才是彼此提升作文写作的正道。

匿名发表